丰巢“启示录”:配送机器人时代即将到来!

时间:2020-05-19 16:28:54       来源:财讯网
      丰巢收费风波的背后是配送不上门

4月30日,丰巢科技宣布对存放超过12小时的快递实行收费,引发了诸多争议,抵制也随着用户不满情绪的上升而越演越烈。据统计,截至5月15日,仅上海就有116个小区抵制丰巢的收费政策,与此同时,苏州、滁州、青岛、广州等地陆续有小区业委会积极响应并加入抵制的队伍。

为此,5月13日,国家邮政局约谈丰巢,要求调整完善收费机制。两天后,5月15日晚,丰巢就收费一事再次发声,致歉并调整服务:将用户免费保管时长由原来的12小时延长至18小时,并对截至5月19日的已付费用户赠送一个月的会员权益。同一天,全国首个抵制丰巢超时收费的小区也重启快递柜。至此,这场历经16天的丰巢收费风波似乎暂时告一段落。

但真的结束了吗?

image.png

此次丰巢风波,大家表面是对丰巢的不满,但实质是饱受当前快递行业存在的诸多痛点问题所困扰,比如快递柜额外收费、不配送上门、配送不及时、拿快递的地方太远等,尤其是快递配送上门这个核心需求得不到满足。

快递柜首要解决的是快递员不用送货上门的问题,其次解决的才是工作日无人在家收快递的问题。其实大部分人都想要送货上门,结果快递却自动进了丰巢或驿站,更多的是快递公司在享受快递柜服务,而不是消费者,消费者甚至因此失去了选择快递送上门的权利。而且,我国《邮政法》、《快递暂行条例》等法律有详细的规定,快递企业需要严格按照规定去执行,保证快递送货上门。

所以,丰巢收费不合理是表,快递不再配送上门才是里。

快递配送上门的行业痛点一天得不到解决,这场风波只怕就没有真正结束的一刻。破解丰巢“困局”的重点不在于丰巢收不收费,收多少费,而在于快递行业的痛点问题需得到重视,得到解决,尤其是快递配送上门可以在合理的收费范围内得以实现。

如何解决快递行业痛点,实现配送上门?

目前快递配送行业痛点集中体现在送货效率、送货安全、送货成本这三个方面。而主要的快递配送模式有三种:1是快递员配送,2是快递柜(服务点)自取,3是机器人配送。

在送货效率方面,快递柜最低,配送机器人最高。

快递柜作为一个快递集中点,把配送压力分担到用户身上,但因为灵活度太低故无法保证高效率。因为只有等用户方便时才会取出,时间从几小时到几天不等。而快递员配送是最灵活的,但其效率也是相对低的。一方面,相比于庞大的快递量,快递员人数太少,导致人均配送量过大,效率自然低;另一方面,很多快递员表示中国很多城市的小区很大,有的小区车辆进不去,所以需腿跑送货,送一件货物有时就要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相比之下,受益于大数据与智能技术,机器人配送效率相对高。

image.png

纵观各大无人配送机器人厂商,能够实现最后100米的各种复杂环境并同时兼具多机器人间大规模协作的无人配送产品,如“小云”机器人。“小云”机器人是由广州飞翔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一款智能服务机器人,它从实际需求出发,基于核心AI技术、导航定位技术和运动控制技术,实现无人配送等功能。它可实行分时错峰配送,且一次可配送4单,每单仅需6分钟,相比于普通快递员,配送效率大大提高。

在送货成本方面,快递员成本最高,快递柜与配送机器人相对低。

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中国适龄劳动力人口正在不断减少,人力成本随之不断增高。当然,最后是消费者买单,在人力上涨的压力下,快递企业相继提价。德邦2019上半年报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德邦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52.12亿元,去年上半年为44.94亿元,同比增长16%,可见人力成本之高。

image.png

相比于快递员,智能快递柜成本并不算高,但是从资本角度来看,快递柜并不是一门好生意。据估算,一台智能快递柜一年的投入和运维成本在10万元左右,每天支出约274元,但每天的收入却不足百元。2016年,丰巢净亏损2.5亿元,到了2017年,虽然总营收上升至3.08亿元,净亏损却进一步扩大至3.85亿元。甚至是在营收大幅增长的 2019 年,亏损额度也创下历年新高,达7.81亿元。

不过,今后随着无人设备、配送机器人技术陆续成熟和投入使用,未来物流成本有望下降。同样举例小云机器人,其运载力约等于3-5个人力,且因为是机器,不会累,可以24小时运作,因此综合来看,长期成本不算太高。

在送货安全性方面,尤其是疫情之下,配送机器人的无接触服务,有先天优势

快递员配送存在很大问题,例如易发生运输物品错拿、错送等失误事件,且快递难追溯,尤其是在今年的疫情之下,更增加了接触传染风险;而快递柜与机器人配送通过科技手段,不仅可全程追溯,还通过取货码、人脸或指纹等方式才能取快递,让配送更安全。比如小云机器人采用的是全密闭的配送仓,全程无接触服务,可在配送过程确保物品的安全以及降低感染风险以及提高小区的安防安全。

image.png

小云机器人配送流程

综上所述,这三种模式其实各有优劣,快递员配送最灵活但效率低成本高且不够安全,快递柜安全但配送效率低且无法实现配送上门。配送机器人在效率和安全性方面都表现较好。而站在消费者角度来看,就配送上门这一核心需求而言,无疑快递柜是不合格的,快递员和配送机器人才是更好的选择。

谁将是最后一百米快递配送的主流?

在快递兴起初期,快递员配送上门是主流。但近几年,随着中国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我国的快递量变得非常庞大,据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快递年业务量突破600亿件。但与之对应的,快递员数量与待遇没能得到合理的增长,预计2020年快递员缺口将达到150万人。

所以在效率和经济的双重影响下,大多快递员不再配送上门,快递柜等集中快递服务点出现,且成为主流。据悉,2019年,主要城市智能快件箱已达40.6万组,城市快递末端公共服务站达到8.2万个。但目前智能快递柜市场遭遇的用户不理解不买账、运营方盈利模式不清晰等问题仍未解决,这在丰巢事件中可略见一斑。

但与此同时,随着人工智能、5G、物联网、大数据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盯上无人配送这一领域,包括国外的亚马逊,国内的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等巨头公司。未来,随着技术的进步与政策的完善,配送机器人有望成为最后一百米快递配送的主流。

image.png

首先,国内的物流业务需求规模巨大,远超其它任何一个国家,配送机器人的市场潜力非常大。且国内人口密度较大,每单配送的距离相对较短,配送机器人可很好地满足用户配送上门的需求。在这点上,飞翔云的小云机器人可谓是表现出色。当配送任务巨大时,小云机器人可多个并行,分工作业,每个一次配送4单,进行24小时全天候自动配送服务,大大缓解物流最后100米的配送压力。

其次,配送机器人工作效率高,且安全性高,对于未来快递最后100米的配送市场来说,配送机器人是当前最佳的配送方案。而具备高负荷、全天候工作、智能等优点的小云机器人,是楼宇“最后100米”室内配送的好帮手。

最后,随着机器人与AI技术的发展,以及人力成本越来越高,未来“机器代人”趋势将越加明显。而机器人除了配送外,还有多种功能,将会不断取替更多人类工作。参考小云机器人,无论是安全巡逻、消毒防疫,还是外卖递送、物业服务等,机器人都样样在行,可应用的场景也非常丰富,包括医院、酒店、社区以及各大CBD等。

结语:

纵观历史长河,快递员递送是过去,快递柜自取是现在,机器人配送是未来。此次丰巢事件,折射出的是大众对快递配送上门的真正需求,并预示了配送机器人时代即将到来。如飞翔云的小云机器人等无人配送机器人厂商在利好的大环境下,如何快速切入市场,我们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